返回列表 发帖

中国人大部分信巫术?

中国人大部分信巫术?

来源《境界》

宁二专访 @杨凤岗《中国人大部分信巫术?》

大师王林就象当年的李一道长,被政要和明星追逐,被媒体打假。舆论却忽略了中国人有1.45亿信风水,1.41亿信财神,3.62亿算命看相,“王林式”巫术已然风靡。“当某些宗教人士觉得自己被扶持的时候,他的腐败倾向就难以避免”。

@85%的中国人有某些宗教信仰或宗教实践,只有15%的中国人是真正的无神论者,“无论如何,已经不能再称中国是个无神论国家了”。

@巫术与宗教很重要的区别是,制度化宗教都有伦理要求,而巫术是个人来操纵超自然力量,为此时此地的私人利益服务。

@目前的制度实际上是限制了制度化宗教的发展,可是了。如果人们已经被唤醒的宗教需求不能在制度化宗教中得到满足,就只好去找假冒伪劣的宗教产品。宗教不彰,巫术盛行,这是制度化宗教供给短缺的情况下,供求失衡造成的局面。

中国人大部分信巫术?

宁二(广州)

自改革开放以来,关于中国人的精神和信仰世界的讨论从未中断。这些讨论中,中国人信仰的缺乏常常被当作解释社会失范的重要原因,然而与此相对应的是,过去30年间,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和伊斯兰教等中国五大制度化宗教的长足发展有目共睹,包含大量巫术在内的民间信仰的复苏更是如火如荼。

根据2007年中国零点研究咨询公司“中国人精神生活调查”所提供的数据,美国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杨凤岗教授的研究团队认为16岁及以上人口中,85%的中国人有某些宗教信仰或宗教实践,只有15%的中国人是真正的无神论者,“无论如何,已经不能再称中国是个无神论国家了”。

普度大学的研究报告显示:虽然有58%的人声称自己不信仰任何宗教或任何神、鬼、佛等,但其中44%的人在以往的12个月中曾有过某种形式的宗教实践,如去教堂、祈祷、烧香、在家中供神像或祖先牌位、戴符、看风水、算命等活动;有49%的人具有某种宗教信仰,如相信灵魂转世、天堂、地狱或超自然力量。事实上,在相当一部分中国人中,存在着无神论的认同与自身宗教信仰、宗教实践相矛盾的现象。

与此前“基督教井喷式发展,一教独大”的说法相反,报告认为真正“一教独大”的是佛教,有18%,近1.85亿人自我认同为佛教信仰者。自我认同为基督信仰者的最多只有3300万人,其中基督教新教徒约3000万,天主教徒300万。信仰道教的人口为1200万,但是有一定道教实践的更多,因为道教和民间宗教在很多地方难以区分。

被杨凤岗称之为包含大量巫术在内的民间信仰在过去30年间取得了惊人的发展。报告指出,剔除那些明确认同某种制度型宗教的信仰者之外,中国有1.45亿人相信风水,1.41亿人相信财神,3.62亿人曾在12个月内算过命或看过相。

这85%声称具有某种宗教信仰的中国人究竟信仰什么?目前的信仰状况又能否为中国社会伦理道德的重建起到基础性的作用?为此本报专访了这一研究项目的主持人杨凤岗教授。

只有15%人口是严格无神论者

宁二:这次有关中国宗教信仰调查的基本情况是怎样的?用7021个样本来观察13亿人的状况,是否有代表性?

杨凤岗:调查是2007年零点调查公司做的。除了新疆和西藏以外,在全国随机抽样选出了56个地区,包括3个直辖市,6个省会城市,11个地级市,16个小城镇,20个行政村。通过这种分级随机抽样的科学方法选取了7021位16-75岁之间的个人回答入户调查问卷。问卷包括80多个问题。在做正式调查这7021个样本之前,根据两次预调查调整了一些问题的问法。到目前为止,这是最具科学性的一个问卷调查,与过往的调查数据相比,是更可靠的。如果是科学的随机抽样出来的,样本量达到2000以上,所反映的人口情况就可以高达95%的信度。2000个样本以上的调查,它所发现的变量的中值,一般情况下就会包括人口的相应中值。像在美国,经常做的问卷调查就是2000个样本来反映全美国的状况,但中国的人口很多,地域差异很大,样本量要大一些,我们觉得7000的样本比较合适。

宁二:你们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只有15%的人口是严格的无神论者,也就是明确认同自己是无神论者,并且不信仰任何宗教和超自然事物,不参与任何宗教和迷信活动。这个数字和我们一贯的印象有很大差异。

杨凤岗:这和改革开放有关系。中国的经济改革使得人们的生活有了极大的改变,不像计划经济时代,从出生到死亡都有组织管理,现在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这样就唤醒了人们内心对超自然力量的需求,而这种超自然需求在逐渐接近一种自然状态。

这种自然状态,可以用台湾、美国的状况做比较。在美国,有90%以上的人相信有上帝;在台湾地区,同样的,真正的无神论者可能只占2%,其他的都是有某种超自然信仰的。在中国大陆,还有15%的无神论者,是由于计划经济时代延续下来的影响,以及目前的教育还是无神论的教育。

但是市场经济的发展及全球化而来的各种文化的影响,在不断地唤醒人们对超自然力量的需求,所以我认为,在市场化和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宗教的复兴和发展是不可避免的,问题只在于是正常的复兴和发展,还是畸形的复兴和发展。

巫术抵抗宗教

宁二:作为宗教社会学者,你怎么理解佛教的“一教独大”?

杨凤岗:1.85亿的数字很能说明问题,但认信佛教的人未必是皈依佛教的,就是未必有“三皈依”这样的宗教实践。我们也发现,认信佛教的人中,民间信仰也比较盛行,这样的人可能占相当大的比例。

所谓“正信佛教”,要严格按照四正谛、八正道等佛教信条来界定。但在自认为是佛教徒的人中,祖先崇拜的比例很高,相信风水、算卦的比例也很高,这些都是公认的民间信仰中的东西,本不属于佛教信仰。当然中国佛教一向如此,1949年以前也是这样的。在台湾做问卷调查的情况也是如此,“神佛不分”,他本来是相信树精,相信狐狸精,但你问他是信什么的,他说他是信佛的。

宁二:你提到道教和民间宗教的关系也很密切,现在这种民间宗教、民间信仰正在中国蓬勃发展,速度似乎还要更快。

杨凤岗:对,根据调查,我们认为85%的中国人,有一定的超自然信仰或者实践,笼统地说这叫宗教信仰,但是其中大部分人,实际上是民间宗教或民间信仰,这类信徒的人口比例显然超过佛教徒的18%。如果严格按照宗教学的定义,很多民间信仰或者超自然信仰,应该划归在巫术下面,它们不是宗教。

巫术与宗教很重要的区别是,制度化宗教都有伦理要求,就是你要做这些事情,才能得到上帝或佛主的喜悦,是有伦理规范的,而巫术是个人来操纵超自然力量,为此时此地的私人利益服务。我这样说,有些人会不同意,会说巫术的概念贬低了民间信仰,会说几千年来的民间信仰都是中国的本体文化。宗教学界也有人提出宗教生态论来为民间信仰与民间宗教辩护,希望政府扶持民间宗教的发展。实际上,这是用巫术来抵抗宗教。而这种巫术,其实不能满足现在中国社会的伦理和道德重建的需求。

中国社会在目前这种信仰失范的状况下,需要伦理需要道德,伦理和道德的建构,具有超验关怀的制度化的宗教能起到这样的作用,过分注重个人现实功利的巫术,是起不到这样的作用的。

假冒伪劣的宗教产品

宁二:你们还有一个数字,说有49%的中国人宣称自己有某种信仰,这样的话,其实就是在16岁以及以上的中国人里,近一半的人口宣称自己有某种宗教信仰,似乎中国不再信仰短缺,但问题就在于,既然有一半的人有信仰,为什么我们社会的整个伦理道德水平并没有明显的好转?

杨凤岗:这是把非宗教、把所有的超自然信仰都称为宗教信仰带来的混淆。我个人觉得有伦理关怀的正式的宗教和注重此世此岸利益的巫术,还是应该做出区分,这样才有利于看清问题。

民间信仰或巫术在中国的发展如此迅猛,关键原因在于目前的制度。目前的制度实际上是限制了制度化宗教的发展,可是人们的宗教需求,也就是对超自然力量的需求,已经被唤醒了。如果他不能在制度化宗教当中得到满足,就只好到宗教灰市和黑市里去得到满足,而在这些地方,充满了假冒伪劣的宗教产品。宗教不彰,巫术盛行,这是在现在制度化宗教供给短缺的情况下,供求失衡造成的局面。

宁二:但是现在看起来,制度化宗教内部也鱼龙混杂,也很混乱,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杨凤岗:这个问题确实是普遍存在的。这还是要归结为现行制度的不合理。当宗教被利用的时候,就会出现商业化和趋炎附势的倾向。而又因为巫术很容易满足一些人此时此地的需要,所以宗教也会往那个方向移动,这就是在宗教合法市场里出现的一些怪现象。事实上,当有些宗教人士觉得自己是被扶持的时候,他的腐败倾向也就难以避免了。只有在市场的公平的理性化的竞争当中,这些东西才会被淘汰,人们会看穿他们的伎俩,如果看不穿,也只会是少数人跟随这种巫术化的信仰或宗教,更多的人还是会理性地选择那些讲究伦理道德的制度化宗教。

宁二:宗教的复兴和发展,能对社会伦理道德的重建起到建设性作用吗?

杨凤岗:宗教的发展中虽然会不可避免地有一些极端现象,有的教派和社会伦理规范脱离,但总体来说,大部分制度化宗教都有伦理道德的功能、效果和作用。现在是陌生人社会,每天我们打交道的多数人是只见一次面的,这时候道德极需要自觉,要道德自律,而道德自律的基础,总体来说是要靠宗教的超验关怀和信仰。

我认为应该具体分析每个宗教及其内部的团体组织,不能否认有些宗教及其伦理是跟现代公民社会发展相抵触的,但我相信更多的是适应时代发展潮流的,其中大部分可以成为公民社会的构成部分,为公民社会提供道德基础和伦理关怀。在今日中国,数量众多的宗教群体可以说是比较接近标准的非政府组织或非营利性民间组织,这是公民社会以及公民道德建设的一股积极力量。

(原文发于《南方都市报》2010年8月8日评论版,本刊转载时有修改)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