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今日基督教错误的盼望

今日基督教错误的盼望


今日基督教的普遍信息,正与《圣经》真理的重点背道而驰。他们宣讲在这堕落的世界里,信徒能过一个风平浪静的人生。无论是极端保守派那种以守条文为主的教导,或是新灵恩运动所主张的降服在圣灵大能下的人生,其主要应许都是一样——今生的福乐。即在未进天堂之先,便能享有一切的祝福。

有些人所宣讲的,是团契生活和顺服主的喜乐;另一些人宣讲如何肯定自我的价值。宣讲时所用的术语,有些纯全出自《圣经》,有些采用现代心理学的词汇。但无论内容如何,所用术语如何,他们所披露有关基督徒人生主要的目标,已不再是认识和事奉基督直至他再临,而是如何减轻或安抚内心的痛苦。

人常常对我们说(有时是明说,大多数是用见证来暗示),我们可以过一个完全没有家庭压力或社会压力的人生。他们宣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乐,可以替我们消除一切烦恼或困苦。(请注意,他们不是说,那说不出来的喜乐可支撑我们度过人生的艰苦岁月。)人生当然有风浪,但他们认为基督的同在与祝福,能振奋我们的内心,以致感受不到任何人生的苦痛。只要信靠、交托、忍耐与顺服,人就可以完全没有内心的挣扎。

但有些人不能这样虚假地生活,他们不能抹煞内心的挣扎。这些人会常常自责:“为何我不能像其他基督徒那般喜乐?我的属灵生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更糟的是,这类人在表面上,真的看似离成熟颇远,他们的言行,没有那些否认自己内心挣扎的人来得堂皇;同时,教会所高举的榜样,都是那些看似全无困扰的基督徒。

但事实上,在所有人的心底,特别是在那些看似全无困扰的基督徒心底,都有一份抹不掉的伤痛。人可以遗忘、掩饰、美化,或用繁忙来遮盖它,但始终不能将它抹去。原来这是理当如此的。除非我们已到达那永恒的家乡,不然,我们因恋慕那家乡而有的伤痛与叹息,是不该静止的。一颗伤痛的心,并不是心理不健全或灵性幼稚的表现,而是活在今世的必然现象。

可是,今日的基督教,正在告诉我们如何逃避这份伤痛与叹息。今日宣讲的,是健康和财富的福音,它应允人可以不必忍受苦难,便能得到心灵的满足。信仰不再是教导我们在任何环境下学会知足,而是如何改变环境,拥有一个安舒的人生。

虽然信仰纯正的传道人,没有同流合污地宣扬物质丰盛的福音,他们的信息却异曲同工,同样是针对如何逃避伤痛与叹息。这些传道人告诉我们,只要我们有更多的真理知识,更深的委身,更多的奉献,或更努力的祈祷——总之,只要在各样基督徒的操练上更尽力,我们便可以解决内心一切的挣扎。但事实上,人无法挥去一颗伤痛叹息的心,人只能否认它的存在。因为惟有在永恒里与主同在的那日,我们才能真正得着全然的解脱。只要我们一天在世,若不是叹息劳苦,便是假装一切皆为美好。

这种普遍的伪装,无论是靠着一种僵化的生活所支撑,或是靠着一股热情的冲动来维持,都只会带来一个悲惨的后果——就是教会失去了作为盐与光的地位。因为我们不敢坦诚地面对人生的苦难,我们已成为在神学上分歧、软弱无力和法利赛人一般的群体,对社会产生不了一点影响。

在一袭纯正信仰的外衣下,正掩盖着一个怯懦的、对基督缺乏绝对信心的宗教。我们相信基督能赦罪,能引导我们走正路,但对于残酷的现实,我们倒怀疑他是否有能力应付。当我们见到敬虔的父母竟有悖逆的子女,不负责任的父母竟养育出忠心的传教士,我们是否敢面对这善恶混淆的真实世界?我们能否像《诗篇》73篇的作者一样,正视理智解不透的苦难问题,并经过一番挣扎,反而更新了对上帝的信念,增强了对上帝的渴慕呢?我们是否敢于探索自己心灵的隐秘处,承认在自己的内心,空虚的时刻多,经历与主同在的时刻少呢?在最高尚的行为背后,有时却是由私心所驱使。面对这些现实,我们会问:基督是否真能处理幽暗的内心世界?或许我们是否应该撇开这类问题,继续往日的基督徒生活?

当我们赤诚地面对内心世界和环绕着我们的外部世界时,一阵莫名的恐惧好像要将我们吞噬。我们不敢正视周围的现实,因为我们承受不了。在这种时刻,我们会认为,否认眼前的一切非但不算怯懦,反而是明智之举。我们会对自己说:只管勇往直前,努力去做,不要自我怜惜,只要拼命委身,彻底顺服,事情并不如所想象的那样糟透,或许只是一时头晕目眩!努力读经和操练自己吧,事情总会改变的。

我们所渴慕的,是能解决一切问题的秘诀。只要能指出毛病的出处(比如说是因为灵修不够),问题便解决了。我们都喜欢这种直截了当的答案。最大的惶惑,莫过于面对问题而不知从何入手,并发现问题超过了自己能力所控制的范围。在基督徒的生活中,最难学习的要算是完全信靠。我们厌恶倚赖任何人,因为我们知道人是不值得完全信赖的,这点我们早学会了。我们信赖谁,谁就会叫我们失望。对我们来说,要完全地信靠,简直是自毁的行动。

堕落的人类,要自己来掌管人生,并自认管理得极为妥善。正如年轻人在未自立时,总认为自己相当富有;在我们还未面对自己的灵魂深处时,同样也是如此自恃。但当我们发现自己心灵深处的饥渴需要别人来填满,同时又发现内心的败坏——那自我中心的欲望污染了一切善行时,我们往日的自信,便不知在何处失落了。任何人若肯正视真我,必会堕入一种他极想逃避的无助感中。

一次,一位太太发现自己对那位体贴她的丈夫完全失去了爱意,于是按照牧师的建议,求上帝将爱心再放在她心中,同时又努力地强逼自己亲近丈夫。因她相信这样做,必能重新拾回往日的爱。她对自己说:只要顺服。然而,那份爱意始终没有复燃。她内心极为困惑,她已用尽所懂的方法,却仍无法改变内心的感受,她落在极度的无助中。

真诚地面对内心,我们便不能否认,人要彻底地改变自己,不能不借助外来的力量。这事实所引起的无助感,是我们逃避不了的。事情若真是如此,难怪我们宁愿表面地做人。这样,我们会舒服得多。要承认自己无法处理内心的问题,对我们的自信俨然是致命的一击。于是,否认心灵的困扰,对我们来说,好像呼吸般那么必要。

我们完全可以谅解人为何如此。谁喜欢经历痛苦?要堕落的人类去面对自己无法填满的空虚心灵,是何等残酷的一件事!既然否认内心的困扰可以逃避痛苦,又何乐而不为?人很难接受一个事实,就是在这个扭曲的世界,要得着真正的喜乐,必须经历难以想象的心灵痛苦。我们抗拒这样的论调,总认为人的被造不是去接受痛苦。上帝设计我们的身体和心灵,其目的是用来享受健康的福乐和友谊的快慰。当我们的经历与此相反时,比如我们的大脑因压力而疼痛,或心灵因被人拒绝而感觉痛苦时,我们就会切慕即时的解脱。我们整个人发出呼唤,要享受上帝创造的完美目的。

在这段痛楚的时期,我们不能容忍释放没有立刻临到;心灵的痛苦若不即时解决,我们就无法想象如何继续生存下去。我们不能继续忍受女儿堕胎或妻子冷淡所带来的痛苦;面对一个刻薄寡情却又自以为义的丈夫,我们以为这是人生的终局;我们无法不断面对一个蚕食我们的疾病;我们或因着夜以继日地照顾年老无靠的双亲,以致怨言与自责充溢内心;或我们不能忍受一份微薄得仅能糊口的薪金。

面对着冷酷的现实,今日基督教的信息——释放可即刻来临,确是一份清凉剂。只要拥有足够的信心,困难便会迎刃而解;若不然,可以追求各种的宗教经验。那些经验所带来的兴奋,可以使人忘记现实生活的挣扎。

更令人羡慕的,就是我们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去获得所渴望的释放。我们可以学习如何用信心去支取更多的应许;或将罪行归类,小心别陷在其中,祝福便自会临到;或学习新的默想方法;或更多参与教会各项活动和查经聚会。总会有些事我们可以做,叫我们的灵命与日俱增;然后有一天,一切人生的挣扎便会烟消云散。

何等吸引人的信心!心灵干渴吗?可以自掘一口井。基督教的领袖们已预备好各样的铲子,又给我们指出可以挖井的地方,我们大可立时动手。项目可多呢——门徒训练、见证技巧、背经计划、团契生活、圣灵充满、更新运动,真是琳琅满目。当然这些都是有益的事;但我想指出的是——不少人参与的动机,就是盼望通过这些活动,能找到止渴的活水,从今以后人生再没有挣扎、失望或痛苦,今生变成了天堂。

当然,不是人人都如此教导,但太多这类的信息了。许多传道人从来不提及自己所面对的挣扎,他们轻描淡写地处理人们现实的困扰,只讲述人能从上帝那里得释放的盼望。我们太容易对我们没有答案的问题避讳不谈。我们可以随口高唱——只需顺服,不需辅导!但面对着要顺服也不知从何开始的现实问题时,我们却头也不回地走开。在讲台上传讲一些过度简化的信息,只会让我们与现实脱节。这类的讲道,非但不能释放真理的能力,将之带进现实生活中,反而构成一个假象,叫人误以为基督虽未来临,今天的人生已是无与伦比。如此一来,当无情的现实临到时,我们便措手不及,进而更否认现实中的困扰。

亚当遗留给我们的那种强烈渴求自主的性格,加上我们那份正常的渴求美善的天性,是构成我们切慕,甚至强求今生便要享受天上福乐的两种原因。面对十三四岁的叛逆少年,做父母的希望有立刻解决困境的方法;而当单身者发现没有家不是更大的自由反而是牢房般的窒息时,便想立即消除这种不舒服的感受。

其实以上的期望,可能是真可得着的。但我们的人生要建造在什么根基上,才不怕暴风雨的冲击?岂不要靠着深切地体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成就,并热切地信赖基督再来时所要做成的事么?给今生带来稳定力量的泉源(这里所指的稳定,与否认现实困难所制造的假象截然不同),乃是对过去的体验和对将来的切望。我们现今通过上帝的话与上帝的灵所感受基督的同在,必须在往前看和向后看的双重条件下来体会。

可是,这样的观点一点也不能满足我们现时的需要,它只带来空中楼阁式的安慰,我们想要的是立刻的答案!其实立刻的答案并非没有,这答案是真实可靠的,而且是奇妙的。不过,在领受这答案之先,我们必须体会对现实生活的失望,认识现今基督教应付苦难的即刻解救之道,已经挪移了我们信仰的根基。我们的信仰内涵,已不再是一位带着钉痕的基督,与一群呻吟却忠心的信徒同在。我们所信的,乃是一位听随我们使唤,给我们快速止痛的基督。

这种信念其实是一个谎言,它虽然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却扭曲了基督的福音。这谎言导致千万基督徒生活在一种缺乏能力的生活中,他们所拥有的只是假装的喜乐;另一些人则因这种令他们大失所望的基督徒生活,离开了信仰。甚至,这谎言更成为一道阻碍,使我们无法踏上那条引致生命内层更新的途径,这途径能领我们经历到与主同在的生命力,使我们自然地渴慕,而且真实地尝到主恩的滋味。但当我们所要求的,是今生便享有天堂般毫无困惑的人生时,我们便对上帝真正要赐给我们在今生享用的恩典瞎了眼。

上帝渴望将我们塑造成一群尊贵的子民,对他有绝对的信念,深信他必供应我们面对人生艰难时所需的力量,知道他是绝对可信赖的。建造在假象上的属灵表现并非真属灵。上帝盼望我们是一群勇敢的人,勇于面对世上可怖的事,知道这是堕落的人类必然的经历。上帝盼望我们勇于承认人生的挣扎。虽然好像要被所看见的黑暗吞噬,却仍勇敢地活着;内心虽然带着恐惧与困惑,却仍不止息地去爱。人生有时极度令人失望,但惟一叫人存活的途径仍是学习去爱。只有那些不再要求即时得着解答的人,才能走上这条爱的道路。惟有当我们将渴慕完美喜乐的盼望,交付给那位我们完全信靠的父神时,我们才能在面对解除不了的苦难时,仍然毫无保留地为别人而活。

这本书不会带给你即时的答案,它所探讨的是改变。它的信息不是如何可以得到即时的快慰,而是指引你走上一条心意更新的途径。

请注意,这条路始自窄门,而进门后的拐角又叫外人不易看清路径。然而,只要前行不久(所需时间多久,我们无法肯定,但必然是那些要求即时得着答案的人所无法忍受的),就会看见意想不到的奇妙景象。我们开始体会那新生命的本质,稍微窥见丰满生命的状况,这些新体验,足以挑起我们心灵深处的喜乐。这丰满的生命,明显是基督在我们内心工作的结果。这种体会,足以铲除一切因自恃或自足带来的高傲。

心灵痛苦的感受不但仍然会存在,而且更会因为我们对自己堕落天性的了解而加深。如此一来,我们才明白《圣经》所说:现今的苦楚,实在无法与将来的荣耀比拟。

我在这条满有基督生命和喜乐的路上,并非走了很久,但是,我确知自己是走在这条路上。我邀请你与我一同经历上帝在今生为我们预备的恩典——就是我们的生命会经历一种改变,我们会亲自尝到上帝自己的丰满。这点点的体验,足以叫我们切慕将来在天上的筵席。

这种让我们能经历上帝丰盛恩惠的内在改变,是人人都可得着的,但却要经过如同动手术一般的过程。那拦阻我们享受上帝恩典的毒瘤,已蔓延全身,远非一般我们想象中的方法可以解除。当手术刀对准我们灵魂深处剖割时,没有一种止痛药足以减低那痛楚。

但手术后带来的改变,一种由里而外的改变,是值得我们付上任何代价的。这改变,使基督所应许的丰盛生命成为事实。在这种生活里,虽有时呻吟,但已不埋怨;虽有时空虚,但仍有能力去爱,而且能忍耐等候那将要来临的满足。

摘录于莱瑞·克莱布《里外更新》导言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