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基督徒的国在哪里?

本帖最后由 井中之蛙 于 2019-9-30 21:28 编辑

基督徒啊,你的“国”在哪里?——谈一谈天国和祖国及其关系


原创: 刘盐约弟兄 

一、不健康的“国度观”

观察中国一些基督徒(包括牧者在内)对福音对救恩的理解,往往缺乏国度(也就是耶稣所说的“天国”)的观念,结果就会导致把救恩狭隘地解读为个人得救上天堂。因此,在这些基督徒心目中可能只有一个地上的国(俗称“祖国”)。十月一日是新中国的国庆节,有的基督徒在朋友圈或微信群里发出这样的信息:“祖国生日快乐”、“国庆快乐”,甚至在一个群里我还看到有人发来一个表情符号,上面写有“祖国万岁”四个字。


某个教堂的一位主任牧师曾如此说:“我们首先得记住我们是这个国家的公民。(至于说)我们是主的国度的子民,那是次要的。”有的基督徒为自己所在的“祖国”庆生,固然有某些认知糊涂之处(因为祖国和国家这两个概念不能简单划等号),而一个主任牧师那样“表白”就更古怪了。不过,这位主任牧师的二分法思路是对的,一个基督徒在地上确实拥有两个国度的公民之双重身份,但在他这里却颠倒了两者的位置和次序。


二、基督徒可以有祖国吗?

从奥古斯都的“双城论”(天上之城和地上之城)到马丁路德的“两国论”(属灵国度和属世国度),都一脉相承地捕捉到了圣经里有关基督徒两种国度身份的描述,并将其抽象归纳出来。在地上的基督徒这两个国度的身份是重叠的,虽然并非总是对立的,但确实存在一定的张力,特别是当地上国度的法律制度明显违背上帝的律法时,这两种身份就要有先后次序并做取舍了。


基督徒和地球上其他任何人一样,都有一个具体的地理性的“国籍”,这个国籍就定规了他(她)是地球上哪个国家的公民,拥有美国国籍的基督徒就是美国公民,拥有中国国籍的基督徒就是中国公民。基督徒无论在地上的哪个国籍里,都要顺服这一国籍下的一切法律制度(罗13:1-7),除非有明显违背圣经的地方。前几天从网易上看到一篇报道,美国一位黑人女高中生因在学校举办的一次例行的宣誓效忠美国的升旗仪式上时拒绝起立(这意味着不顺服国家),结果被校方开除。


公民的这个国籍所在地可以视为是自己的祖国,从这个意义上说,基督徒在地上是有自己的祖国的,并且可以寄寓很深的感情。抗日战争期间,作为抗战主力的国军里有很多基督徒官兵,他们抵抗日寇侵略,为自己的祖国而战,是尽到作为公民的本分。


三、基督徒更是“天上的国民”

但是基督徒的独特性、卓越性并不在于地上国度的身份,而是在于另外一个国度,因为从属天的视角看基督徒还是(而且更是)另一个国度的公民。这个国度就是天国,圣经用多个词组从不同的角度来描述天国:神的国、基督的国、天上的家乡、光明的国度、圣洁的国度等。


而天国的性质是属灵的,更是超越的,天国不是在地上划出一片土地设定一个疆界(这是政教合一的神权政治),而是超越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家,不论是美国、以色列还是中国,都不能简单和天国划等号。天国超越于这些国家,但又临在于这些国家——透过福音的见证和属天国子民的生活彰显出来。有的基督徒把美国视为天国,还有人想在地上建立天国(共产主义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世俗版的基督教),这都是不合圣经的。


耶稣基督站在彼拉多面前宣告道:“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 18:36)


耶稣明确告诉彼拉多,他来了,不是要和罗马帝国争江山夺地盘,而是要在地上带入天国(太12:29),首先是在人的灵魂里摧毁魔鬼的权势,要把人心从魔鬼的国度和罪恶的网罗里——而非罗马帝国的专制制度里——夺过来。“他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里”(歌罗西书 1:13)。这一点也正是耶稣基督和当时犹太人中间风起云涌的奋锐党运动一个最大的不同之处,因为犹太奋锐党要打倒罗马帝国,谋取犹太民族独立。


所以,基督教和犹太教就此渐行渐远,到了圣殿被毁(应验了耶稣的预言)之后,彻底分道扬镳。基督徒背起十字架跟从耶稣,对罗马帝国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政治诉求,他们可以忍受一个逼迫他们的政权,而从不去想去将其打倒,并尽最大的善意和耐心表现出顺服和温柔,因为他们看得更高走得更远,正如使徒保罗所说:“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腓立比书 3:20)这节经文直译为:“我们的国籍乃是在诸天之上,我们也热切等待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那里降临。”


四、天国和祖国之关系

基督徒在地上有自己的祖国,更在属灵上有一个更高的天国。前者是暂时的,后者是永恒的;前者是过渡性的,后者是终极的(启11:15)。更积极地来看,祖国作为基督徒的寄居之地,是践行天国教导见证信仰的舞台,可以彰显神的美意。当然,当前者所在政府的有关法令违背圣经的教导时,“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5:29)


对于地上的祖国,要避免两个极端,既不可膜拜也不能诅咒,膜拜和诅咒都不是出于神的。膜拜祖国及其在上掌权者,可能导致狭隘的民族主义甚至纳粹式的国家主义,教会也会跟着变质,就像纳粹德国时期的德意志教会那样。诅咒祖国及其在上掌权者,心里会被苦毒充满,看不到福音的大能和在基督里的真自由,所以就算有逼迫,也不能诅咒,倒要祝福和祷告。


“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提摩太前书 2:1-2)保罗写书信的时候罗马帝国对基督教已经越来越显出不友好了,但保罗依然遵照耶稣的教导如此劝勉初代教会的弟兄姐妹。

天国一旦住在我们心里,就能塑造我们以新的眼光去看待自己的祖国,既不盲目崇拜,也不会因受到一点不公义的对待而心生苦毒。总括起来也就是说,为着天国的缘故,基督徒要顺服祖国的法律,为祖国的在上掌权者代祷,甚至可以为祖国求祝福。这是出于圣经的教导,也是神的心意。“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彼得前书 2:13-14)“我所使你们被掳到的那城,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为那城祷告耶和华;因为那城得平安,你们也随着得平安。”(耶利米书 29:7)


https://mp.weixin.qq.com/s/K5sN0L-jybPQ7yirsiU44A

返回列表